首頁 
  >  資訊中心  >  媒體聚焦
《國資報告》:電建基金:小資本撬動大變革
來源:國資報告 作者:饒恒 時間:2019-07-02 字體:[ ]

經歷一輪高增長過后,很多企業規模上去了,負債也隨之攀升。尤其對于重資產運營的建筑央企來說,此前高負債經營已是常態。

2011年,電力行業四大輔業集團重組為中國電建和中國能建兩大建筑央企,標志著上一輪電力體制改革畫上階段性句號。重組后不久,兩家企業相繼進入世界500強。中國電建僅用了5年時間,在500強榜單中躍升200位,2018年位列第182位。

在中央推動降杠桿、減負債的大背景下,不少央企通過開展金融業務,推進產融結合,以融促產。以中國電建為例,2016年底,中國電建攜手中國建設銀行共同組建中電建(北京)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電建基金”),廣泛并創新運用基金這一靈活的工具,推動主業發展,促進市場開拓和補短板,支持成果轉化,助力中國電建用小資本撬動了大變革,朝著高質量發展邁進。

 推動主業發展

 金融是實體經濟的血液。企業規模越做越大,更加需要金融發揮作用。在重資產的建筑行業,新商業模式層出不窮,更加需要實體結合金融。近年來,中國電建相繼成立了融資租賃公司、財務公司、基金公司、保險經紀公司、保理公司等,圍繞集團的發展戰略提供相應的金融服務。電建基金在此背景下成立。

相比其他受到嚴格限制的金融公司,基金有著很大的創新空間。電建基金最初的定位是中國電建的產業基金歸口管理平臺。近兩年多的發展過程中,又拓展為金融創新的實踐平臺和產融結合的驅動平臺。

電建基金總經理杜明在接受《國資報告》記者獨家專訪時表示,“基金公司的使命很簡單,就是服務集團公司的發展戰略,服務集團公司及其成員企業重點工作、市場開拓和項目執行。”

改革之難,難在解放思想,進而落實和行動。

成立之初,電建基金并沒有急于宣傳業務,而是廣泛和中國電建成員企業溝通——產業基金是什么,能夠做什么,為什么以及如何利用產業基金開展業務。中國電建旗下80多家成員企業分布在全國各地,實體企業對金融工具的認識也參差不齊,僅此一項工作,電建基金耗時近半年。

經過對接,中國電建成員企業對電建基金有了初步的認識,為后續提供金融解決方案和技術解決方案暢通了渠道。

“‘統一思想、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做到這12個字真不容易。”杜明感慨。

中國電建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先行者和領軍企業,其海外營收多年高于四分之一左右。目前,中國電建在113個國家和地區設有346個駐外機構,執行2470份項目合同。在“一帶一路”沿線65個重點國別中的44個國家設有173個駐外機構,項目合同1524份。近年來,中國電建將國際優先發展戰略升級為全球化發展戰略,提出“國際業務集團化、國際經營屬地化、集團公司全球化”的“三步走”發展路徑。

作為金融平臺公司之一,電建基金緊跟中國電建戰略布局,2018年在香港設立了中國電建香港資產管理公司,作為集團全球化戰略的金融支持平臺,對離岸產業基金進行統一管理。

杜明介紹,其成立的主要目的是募集境外相對成本較低的資金,支持集團境外投資項目、承包項目和資本并購項目等落地,同時有效管控匯率風險及外匯政策調整帶來的影響。這支母基金旗下成立了綠地新能源基金和返程投資基金。

“中國電建有很多境外合作伙伴,他們希望投資中國這樣有發展前景的國家,電建基金將這些資源整合起來,投到境內相應的產業,即叫做返程投資。”杜明透露,返程投資基金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國內利用外資的需求,第一支5500萬左右美金的資金已經募集完畢,待相關手續完成即可投資。

 促進市場開拓

 傳統的建筑企業多是單純的施工企業。近年來,隨著政府債務的不斷攀升,以PPP為代表的政企合作模式廣泛運用于基礎設施建設中。政府更加需要企業提供項目的綜合解決方案,企業逐漸從工程承包商轉變為提供一攬子解決方案的綜合服務提供商。

面對國內基礎設施投融資領域的資金收緊,電建基金主動對接中國政企合作基金,成功的推薦了5個項目進入中國政企合作基金的備投名錄,并實現了“亞運場館及北支江綜合整治工程PPP項目”和“南陽月季園及周邊城市配套基礎設施建設PPP項目”的出資。

杜明表示,2018年,電建基金和電建成員企業組成聯合體,共同策劃投標方案,投了80多個項目,有力的支持了成員企業的市場開拓。“有了電建基金參與以后,現在提供給甲方的是技術加投融資解決方案,整合了集團實體和金融兩方面的力量。”

電建基金將這一模式稱之為“B+A”業務,即“電建基金公司+成員企業”,通過設立產業基金等方式,依托集團公司全產業鏈的優勢為政府提供項目策劃等全生命周期的服務。目前,公司“B+A”業務已經初具成效,已與十余個地方政府建立了緊密的工作聯系,并在濟南、蘇州等地實現了具體業務的前期工作。

國企往往“生下容易退出難”,但基金的出現讓市場開拓更為靈活,可以做到不為所有,但為所用。

比如,在新能源領域,除了風電主機和光伏主板生產企業外,中國電建布局完善。依托這一優勢,由電建基金整合業內風機、光伏主板生產廠商,以及電建旗下產業鏈各環節企業,搭建了新能源產業基金,進行新能源項目的投資建造運行管理,以相應的電費作為投資回報,要退出則可以賣給第三方。杜明表示,“科創板出來以后,我們也在考慮未來把項目打包,通過資本市場實現退出。這些新能源項目建設周期為一年左右,風險可控,收益穩定,獲得了各投資方的好評。”

 補短板的新工具

 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需要補短板,對企業來說同樣如此。

建筑央企普遍規模巨大,但發展質量有待改善,中國電建亦是如此。據悉,截至2018年底,中國電建發電資產,包括火電水電風電光伏等近1500億元,總裝機超過容量1500萬千瓦。由于部分地區出現棄風棄光棄水等現象,以及配售電體制機制變革等因素影響,這些資產有些達不到預期收益,如何盤活成了中國電建面臨的新課題。

基金的進入讓這些資產得以“流動”起來。據杜明介紹,電建基金2018年盤活規模近百億元,參與了三種類型的資產盤活。對于低效無效資產,不符合電建發展戰略的資產,通過相應程序出售。對于有階段性困難的資產,比如項目運營初期,面臨還本付息壓力,賬面出現虧損,但現金流不錯,這類資產引入產業基金。對于全資控股的項目,轉讓部分股權,引入社會資本共同運作,釋放出來的資本用于支撐增量項目發展,同時資產負債也能保持相對穩定。

建筑業屬于資本密集型行業,結算周期長,資金需求大。傳統的間接融資則額度有限。為此,中國電建開始嘗試資產證券化工具直接融資,電建基金以總協調人和財務顧問身份配合發行。

2018年12月,中國電力建設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交所成功發行兩單資產證券化產品,包括工程應收款資產支持專項計劃和可再生能源電價補貼資產支持專項計劃,其中工程應收賬款資產支持專項計劃發行規模為22.46億元,期限36個月,采取循環購買的方式;可再生能源電價補貼資產支持專項計劃發行規模為7.47億元,期限18個月,采取儲架發行的方式。

此次發行創下市場同期同類產品票面利率新低和認購倍數的新高。其中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助資產支持專項計劃,是建筑類央企首單可再生能源補貼綠色資產證券化產品,也是中國電建股份公司首單資產證券化產品。

通過優先級次級的結構化安排,兩單產品都實現了潔凈出表。對電建基金來說,這一實踐也有著重要意義。2018年,成立不滿兩年的電建基金面臨嚴峻的外部監管形勢,公司業務收到極大挑戰,資產證券化產品的發行也為電建基金開拓了新的業務領域。

杜明透露,資產證券化“既在一定程度上壓降了‘兩金’占比,又盤活了存量資產,提高了資產的流動性。今年我們已經在總結去年的資產證券化的基礎上,加大這一塊的推動力度,有關工作也在緊鑼密鼓的進行當中。”

2018年,電建基金還把握政策窗口期,助力中國電建集團和成員企業補充權益資本。電建基金公司作為財務顧問設計了獨具中國電建特色的引入戰略投資人實施方案,首期與五大國有商業銀行金融資產投資公司合作的95億元引入戰投協議順利簽約,85億元權益資金到位。

這是建筑類中央企業首單成功實施的非直接對接資本市場的引入戰略投資人業務,促進了中國電建資本結構優化和核心競爭力增強。杜明說:“85億資金到位后全部用于歸還帶息負債,降低了集團的資產負債率初步測算超過1個百分點。更重要的是,股權性質的資本進入,對完善公司治理也是很好的探索。”

2018年,電建基金與多家債轉股實施機構以及多家保險資管公司溝通研討,形成了獨具電建特色的“中期持有”引入戰略投資人實施方案。杜明表示,該方案讓投資人有若干種選擇退出的方式,在二級市場普遍低迷的情況下,投資效果依然良好,也得到了監管機構和投資人的認可。

 支持成果轉化和混改

 中國電建共有8家國家級研發機構,82個省級研發機構,僅發明專利就有1890項。但技術儲備很難轉化為生產力,從成果到產業化的最后一公里沒有打通。

近兩年,中央企業不斷完善投融資和創新發展機制,發起和參與設立創新發展基金超過200只,支持建立各類孵化器、創新創業基地、網上眾籌空間和技術服務平臺,有效激發了各類創新主體的創新潛能。

電建基金成立后,提出了打通科技成果轉化最后一公里的初步方案。經過反復溝通、多方商討,最終由集團決策,成立電建創新成果轉化基金,培育轉化集團創新成果,同時也可以引進公司需要的原創技術,支撐產業轉型升級。

按照母基金引導一點,成員企業技術入股一點,團隊投入入股一點,社會資本引入一點“四個一點”的原則,溝通構建完全市場化的公司治理架構。杜明表示,目前首批四項原創成果正在子基金和項目公司搭建過程中。比如,其中一項智慧城市的原創技術,正在整合走產業化的道路。

“從某種意義上說,創新成果轉化基金是中國電建內部的VC投資,有一定風險,但這還是值得的。”杜明表示,除了創新成果轉化以外,基金也在與集團團委合作,鼓勵團員青年創新創業,準備在母基金下搭建電建青年雙創基金。

按照分類,中國電建屬于完全市場競爭央企,適合混合所有制改革,加快混改和員工持股的落地,也是中國電建今年的一項重點工作。結合自身熟悉企業,熟悉政策的優勢,電建基金目前正在給中國電建成員企業進行專業輔導,引入戰略投資人。

杜明認為,未來若干年內,通過混改和員工持股這種產權制度的優化,是真正實現體制機制轉變的有力抓手。今后的市場主體主要就是有限責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這兩類,會淡化國有民營所有制標簽,同向共進,同頻共振,相互融合,這是符合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本質特征。只要改革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這一邏輯只會加強,不會削弱。電建基金也正在此方向上做研究和鋪墊。

成立時,電建基金注冊資本很少,中國電建和中國建設銀行所屬建信信托各出資1500萬元。截至2018年底,電建基金公司共設立了19支基金,總規模673億元。2019年一季度末實現資金投放規模破百億,在成立兩年多時間內就躋身于私募基金管理人頭部序列。更為重要的是,電建基金用小資本撬動了整個中國電建的創新變革。“基金是增信器,是穩定器,是助推器,這恐怕就是基金公司獨特的作用。”杜明說。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